EN
首页>新闻资讯>媒体聚焦>工人日报

工人日报:铁路货运编组面临高温“烤验”
【班组现场】一个暑运,光手套就要换掉十几副

发布时间:2024-07-09
  7月6日,农历小暑。在杭州,太阳午后暴晒过的路面让人站上一会儿就渗出汗珠。当天,位于杭州城北郊的乔司编组站,调车连结员袁泽和同事们正为一列列货物列车排风、摘管,动作行云流水,简洁麻利。
  乔司编组站是浙江省内最大的铁路货运编组站。一列列货物列车在这里集结、解编、重组,再去往全国。
  袁泽在这个岗位上干了7年,他所在班组的平均年龄仅26岁。他和同事们负责货物列车解编重组前的头道工序,把车辆制动缸内的余风排尽,让车辆保持在缓解状态,便于车辆重新编组作业。
  已连续户外作业近3个小时的调车连结员们全身被汗水浸透。当天,编组场里11条线路上停满了货车。
  临近中午11点,两条铁路线中间像个蒸笼,太阳的热量倾泻而下,两边货车挡得密不透风,蒸腾的热浪将人勾勒出虚影。调车连结员携带的温度计显示,此时,两车之间区域内气温已高达50摄氏度,铁制的车体和钢轨温度更是接近60摄氏度。
  这样的高温天气身着长衣长裤,对袁泽他们来说已经习以为常。“这活看着像重复的体力活,但重点是要确保每次把制动缸里的余风排尽。”同是调车连接员的丁雨城说,如果制动缸里的余风排不尽,轻则影响后续调车作业,严重时还会造成翻车。
  所以,每次从车头到车尾完成制动缓解作业后,调车连结员们还要复检一遍。一趟60节的货物列车,一个来回大约要走2.5公里,需要40多分钟。笔者跟了一个来回,衣服已经能拧出汗水。
  袁泽和丁雨城上的是大四班,一个班12个小时。“忙时,一个班得像今天这样干上十多个来回。”该站运转车间党支部书记周光明告诉笔者,夏季高温天,调车连结员们人均能喝掉五六斤水。
  车体很烫。“有时身体不小心触碰到风缸铁杆、车体等金属件,会被烫个激灵。”袁泽说,调车连结员每次作业必须戴着厚厚的防护手套。夏天手套损耗大,暑运两个月就得换掉十几副。
  13时,刚吃完午饭的袁泽来到间休室吃西瓜、喝绿豆汤解暑。近年来,乔司编组站通过优化运输组织酌情避开正午作业,减少户外高温时段逗留时间。
  14时30分,对讲机再次响起,袁泽抓紧时间把水壶灌满,和同事再次踏进铁路线。
版权所有: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