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首页>铁路文化>铁路文苑>铁路文学

父亲的高铁一日游

发布时间:2022-07-21
丰宗静
  第一次在家门口乘坐高铁,父亲和李叔难掩兴奋之情,当动车稳稳停靠站台,他俩迫不及待跨进车厢,左瞧瞧右看看,摸摸舒适的座椅,连连感叹车厢空间好大,宽敞又明亮。列车启动了,窗外是飞驰而过的风景,列车平稳得让人感觉不到它在运行。正欣赏风景的父亲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指着小桌上的水杯说:“这杯子里的水都不带晃动的,这么快的速度咋做到的?”
  今年4月春色正浓时,我趁休假回了趟济宁看望父母。刚进门,就见父亲抱着电话正聊得兴致勃勃。我有些好奇,侧耳听了一会儿:“是啊,听说日兰高铁曲庄段开通了,在家门口就能坐高铁了。前两天我和老李还念叨着要坐高铁去菏泽看你呢……”放下电话,父亲看着刚进门的我笑道:“这不是家门口通高铁了嘛,你菏泽的陈伯伯打电话来让去玩呢,说起来退休后也好多年没见面了,我和你李叔商量着明天坐高铁去菏泽逛逛。”
  因为不放心父亲和李叔两位老人出门,母亲便安排我陪他们一起坐高铁去菏泽。
  第二天一早,我们便赶到了济宁北站。刚一下车,就被济宁北站那古朴厚重的站房震撼到了。整个站房远观就像一艘停泊的船,又宛如大运河的“运”字,体现了济宁运河文化的传承。进入整洁明亮的候车大厅,候车室的装饰运用了大量的浮雕、壁画、仿木格栅等仿古元素,充满古香古色的味道。二层候车厅拐角处的景观小品,布局让人耳目一新。以《杏坛讲学》为主题,利用博古架及金属造型的银杏树装饰空间,前方坐垫式座椅别出心裁,让旅客在候车时仿佛置身孔子讲学的场景中,让人感受到圣人故里的魅力。父亲和李叔边驻足观看,边赞叹不已。一时间,我们竟忘了要去乘车,直到检票的广播响起,才急忙往检票口奔去。
  第一次在家门口乘坐高铁,父亲和李叔难掩兴奋之情,当动车稳稳停靠站台,他俩迫不及待跨进车厢,左瞧瞧右看看,摸摸舒适的座椅,连连感叹高铁车厢空间好大,宽敞又明亮。列车启动了,窗外是飞驰而过的风景,列车平稳得让人感觉不到它在运行。正欣赏风景的父亲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指着小桌上的水杯说:“这杯子里的水都不带晃动的,这么快的速度咋做到的?”李叔也连连点头称是。我笑着接过话题:现在列车时速300公里,你就是在地板上立个硬币也不会倒,咱们的高铁技术是世界领先水平,有先进的装置保障列车又快又稳。
  说话间,列车过了巨野北站,还有十几分钟就到菏泽东站了。父亲和李叔在旁边聊着天:“谁能想到济宁到菏泽半小时左右能到,咱们以前在济南铁路局济菏铁路临管处上班时,去趟菏泽坐火车怎么也得哐当两个多小时,等办完事想回来已经没车了,还得住一宿第二天才能回。现在呢,有了高铁,一杯茶还没喝完就到站了,这高铁可真是方便啊。”
  曾经的济菏线是一条支线,济宁到菏泽要两个多小时,到济南要四五个小时。1994年我刚上班被分到了嘉祥站,当时开行的火车只有两三趟,因为时间不合适,我只能坐汽车来回跑通勤,每天天不亮就去赶车。
  一晃20多年过去了,铁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绿皮火车到风驰电掣的高铁列车,“天涯咫尺”成为人们生活的写照。去年底开通的日兰高铁曲庄段,更是拉近了山东省内多个城市的距离。从海滨之城日照到运河古都济宁,从沂蒙山区到牡丹之都菏泽,皆可一日来回。乘火车旅行已经变得平常,这在以前是不敢想的。
  “旅客们,列车前方到站菏泽东站。”悦耳的广播声响起,瞬间将我的思绪拉回,菏泽东站到了。我忙招呼父亲和李叔下车。“这还没坐够呢,就到站了吗?”他俩打趣道。“下午回去还能坐高铁,快下车吧。”我笑着催促道。出了站,老远就看到前来迎接的陈伯伯。老友相见分外亲切,趁他们聊得热乎,我仔细打量这座高铁站。远远望去,壮观气派的菏泽东站犹如舒展的长袖,欢迎八方来客。站房两侧的牡丹图案不时变换着颜色,因为菏泽是牡丹之都,高铁站牡丹图案的装饰随处可见,站台上的牡丹地雕、出站通道的牡丹文化长廊,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真所谓盛世牡丹开、喜迎八方客了。
  这时陈伯伯凑上来自豪地问:咋样,闺女,高铁站修得气派吧?“气派气派,很是壮观。”我由衷地赞叹。陈伯伯笑了:“可不呗,千盼万盼菏泽通了高铁,这高铁站还不得修气派点。要说这高铁开通,可是方便出门了,到济南一个多小时,到北京也就不到3个小时,搁以前不敢想呢。我寻思着这要一大早坐高铁赶到北京吃个早点,然后逛逛天安门、看看水立方,下午再坐高铁回来都不耽误吃晚饭。”“哈哈,你老陈想得还挺美。”父亲和李叔在一旁取笑陈伯伯。“可不就是嘛,有了高铁这速度,千里江陵一日还嘛。”陈伯伯豪爽地笑道。
  在陈伯伯的安排下,他们玩得很尽兴,先去赵家羊汤馆喝羊肉汤,然后去牡丹园赏牡丹,中午品尝牡丹宴,午饭后开车去孙膑旅游城游玩,去参观冀鲁豫边区革命纪念馆,最后又在菏泽市区开车兜了一圈。相聚的时光总是很短暂,不知不觉到了该返程的时候。父亲和李叔玩得意犹未尽,他们和陈伯伯相约五一的时候再坐高铁去爬沂蒙山,还计划着去日照看海买点海鲜回来,还要去济南看趵突泉。
  坐在返程的列车上,父亲和李叔兴致勃勃地聊着一天的见闻,我打趣他俩说:“这坐高铁去旅游开了头就收不住了,说走就走啊。”“可不呗,现在出门这么方便,趁着身体还行,我和你爸以后就要经常去旅游,看看风景。”李叔笑着说。
  落日余晖给大地铺上一层金色,车窗外的风景飞速闪过,车厢里洋溢着欢声笑语。列车宛如一条巨龙疾驰在鲁西南大地上,披荆斩棘,一路奔向前方。
版权所有: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