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首页>铁路文化>铁路文苑>铁路文学

正是一年秋意浓

发布时间:2021-09-10
■黎玉松
  秋风起处,铁道边渐渐变黄的树叶飞舞着。树林里,阳光洒下来,那一树一树金黄熟透的叶子,让人有采下来尝一口的冲动。风消失在草丛中,树叶也乘机偷懒,停下脚步,躺在石头上、土沟旁不动了。
  半山腰上,一条修建于上世纪的铁路穿山而过,山腰上设了一座小站。80多年的岁月,小站仿佛天然长在这里,和一座连一座的群山融为一体。这群养路工、小站人养的大黄狗,也成了山的一部分。躺在松软的秋草上,仰望蓝天白云,仿佛变成了秋天一枚熟透的野果或一片彩色的秋叶。
  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巡山工,穿着黄色马甲,背着巡道包,沿着铁道边巡查,警惕地注意着雨后山上的动静。这些被一场秋雨淋透的石头,如果突然滚落,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笛声鸣则心安,无论多远,那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都能让养路工心里踏实。
  “列车正常通过!”这是养路工平常最爱听的话。
  只要你来到小站,就会莫名养成这样的习惯:如无笛声相伴,就会从梦中惊醒。
  一天巡查下来,老巡山工终于可以轮休一天了。他到附近的乡场上买了一挂便宜的猪肺,灌了一壶米酒,妻子给他炒猪肺、炸一碟花生米,他美美地喝上一盅米酒,立马浑身舒坦,解困又解乏。
  小站山后的秋草丛中,一处坟茔静卧。相传,上世纪40年代修建这条铁路时,此处山高坡陡,难住了建设者们。一位女工程师盘腿坐在山上冥思苦想,突然从自己的盘腿坐姿上受到启发,想出了铁路“盘龙道”的设计方案,问题迎刃而解。铁路修成后,工人们在隧道口雕凿了她的头像。后来,每年清明节,老巡山工和工友们都要将她坟上的杂草除去,并采来一束束野花放在石碑前,以示对这位筑路前辈的纪念。
  在小站生活了一辈子的老巡山工已经拿定主意,退休后,哪也不去,就一直在小站待下去。他再三叮嘱在县城工作的儿女,百年之后,一定要将他的骨灰撒在铁路上,他要永远看着火车在铁道上奔跑,听风笛在山间鸣响。
  这些年,高铁修进了小站旁的布依寨。复兴号风一样穿过布依寨层层叠加的金黄色稻谷梯田,形成了一幅美丽的丰收画卷。有时候,还能看到绿皮火车与高铁在新旧两条铁路线上“同框”。悠扬的笛声响起,漫山遍野色彩缤纷,正是一年秋意浓。
版权所有: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