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首页>铁路文化>铁路文苑>铁路文学

那山 那人 那车

发布时间:2020-09-04
■吴小英

那年,那时,我10岁
父亲是一名铁路工人
我一直认为绿皮火车
是从远方来的使者
能够带着休探亲假的父亲回家

它常年在万水千山间
蜿蜒迂回,来去匆匆
这是我在黑白电视机里
见到的老式火车
齐整的枕木是它的另一半
我总在有雪花点的电视机前
幻想它把两条钢轨磨亮
我想到铁道边散步
数星星,等邮递员送信
数数有多少条枕木通向山外
通向父亲参与修建的大瑶山隧道
数着数着,多少年就过去了
枕木换了水泥墩
绿皮火车仍在我怀念的褶皱里扎根
父亲的信越收越多
思家的文字慢腾腾地沿着钢轨爬行

那年我12岁,离开四川
第一次坐火车的感觉还没模糊
候车厅里是汹涌的人群、陌生的面孔
站在站台上
看列车沿着雪亮的钢轨缓缓驶来
整个站台都在隆隆声中颤抖
这一幕整整占据了我的童年

后来,我也成了铁路的一员
车轮与钢轨磨擦
咣咣的声音一直在响
响在内心深处
那村庄、那树木、那河流
在后退,熟悉的事物在消逝
故乡,已很远了

绿皮火车,那一抹美丽的墨色
装了好多回忆,关于童年、少年
车窗像个画框
一会儿切换到田野
一会儿描绘夕阳和炊烟
它在时光的长廊里由北向南
当北方的雪湮没了麦田和村庄的时候
我在南方的木棉花下眺望
想象铁路的围墙边
是否盛开着美丽的山茶花
版权所有: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