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崛起的中国首条电气化铁路——宝成线老故事

发布时间: 2018-04-19   分享:

  

宝成铁路上的列车穿越山岭。(宋亚玲 供图)

行驶在宝成铁路上的旅客列车。

列车行驶在松树坡大桥上。

宝成铁路列车上的电务作业人员。宋亚玲 供图

  今年是宝成铁路通车60周年,而最能代表宝成铁路特征的,无疑就是电气化。关于宝成铁路电气化,真是有讲不完的故事、道不尽的情感。

  1958年,宝成铁路开通运营,打破了“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的说法。线路上跑的内燃机车、蒸汽机车,爬坡虽然采用前拉后推的模式,但要爬30‰的坡道,还是浓烟滚滚、速度缓慢。翻秦岭时,列车如同老牛爬坡,从观音山站到相邻的青石崖站绕了一个马蹄湾,人若步行上山,几乎可以和火车同时到达。据说,当年宝成线开通后,周围山里的野兽经常出没,信号机上有时趴着狗熊,挡住信号显示,火车不得不停车鸣笛,待其离开才得以继续前行。

  90多公里的宝鸡至凤州段是卡脖子区段,达不到运输需求。1960年,国家决定对这个卡脖子区段进行电气化改造。1961年,全国第一条电气化铁路宝鸡至凤州段铁路正式交付运营。1963年8月,我们这些来自北京、上海以及兰州铁道学院的近20名大中专毕业生集中到宝鸡电务段实习,在师傅的带领下,参加了宝凤段电气化改造后的首次信号轨道电路大整治。这段经历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宝鸡至凤州段电气化自动闭塞,牵引电流对信号设备轨道电路的影响很大,故障频发。当时,我们采取了很多措施,其中一项就是把使用的钢轨夹板利用列车间隔时间卸下来,打光磨亮,再涂上导电的石墨润滑剂。半小时的要点干活时间,有时候夹板螺栓生锈,卸不下来、装不上去,大家急得满头大汗,涂完石墨润滑剂后,一个个都成了“煤黑子”。当时条件艰苦,我曾经徒步走完了宝凤全段。那时,我们常年在宝凤电化段搞试验,我和当时宝鸡电务段职工胡耀华、张焕瑞、钱旭人、云玉祥围绕电气化铁路对信号设备的干扰和防护进行科技攻关,我们撰写的论文被《郑铁科技通讯》杂志专辑刊发,破解了电气化铁路对信号设备干扰的难题,推动了铁路电气化的发展。

  当年,关于宝成线流传着一种说法:“油房沟站没有油,黄牛铺站没有牛。”铁路沿线物资匮乏,人们就医、上学很困难,而且因为地处山区,一到下雨还会出现滑坡塌方。1981年特大水害冲垮了铁路路基,线路悬挂在半空中,如同大渡河上的铁索桥,山区铁路遭遇毁灭性的破坏。那时,交通中断、通讯中断,宝鸡电务段干部职工为了抢修设备,在泥石流中、在架空的钢轨上爬行,连续7天7夜抢修,才接通了通信线路,将灾情传到外界。各路人马同时抢修2个多月,宝鸡至凤州段才得以再次通车。当时,我们都激动得流下了眼泪。后来,又经过3次大的整治改造,到1993年,设备才完全换新。

  电气化铁路开通时,信号使用的都是原苏联的器材,连名字都是俄语,信号器材老化,得不到更新。如电气化区段的特有器材、铸铁的扼流变压器故障不断,而且又笨又重,两个人都难以抬动,危及行车安全。当时,没有专门厂家供应,更新面临困难,大家就手工将一厘米宽的铜条绕制成变压器的线圈,再用木槌敲,将铁板压成变压器的外壳,手经常磨出血。改进后的器材体积小、方便使用,特别受欢迎。宝鸡电务段组织编写了信号继电器的检修和调整、信号维修手册,由中国铁道出版社出版,成为全路电务系统指导性书籍,为铁路电气化安全生产做出了积极贡献。

  为了庆祝安全生产取得的成绩、纪念宝鸡电务段成立40周年,1993年7月1日,全段隆重举行了庆祝活动。宝鸡电务段原总工程师、时任铁道部电务局局长胡耀华同志当场题词“跨渭河、越秦岭,扼西南西北交通要衝;保安全、促畅通,勇当电气化铁路先锋”,真实反映了宝鸡电务段的变化和发展,体现了铁路人的情怀。

  如今,电气化铁路遍及全国,高铁正走向世界。回忆当初,艰苦创业来之不易;喜看今朝,蓬勃发展倍加珍惜。(作者:蒋伟茂)

  (本文图片除署名外均由中国铁路西安局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宣传部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