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时光的铁道上

发布时间: 2018-06-21   分享:

  冰 夫
  老舍先生说过:“人是为明天活着的,因为记忆里有朝阳晓露。”而我的脑海中却满是昨天的影像。我的昨天不止有朝阳晓露,还有火车,还有那么多美好的记忆。

  40年前,我是铁路集体的一员,生活在一个小站区,那时我的身份是铁路家属。我的活动场所就是车站,每天一有空就和小伙伴们跑到车站,看扬旗起落,火车往复,旅客上下。虽然单调,心中却充满欢乐。

  现在,我坐在高铁上,任景物飞驰。一座座车站、一杆杆信号灯在车窗外一闪而过,被速度抛在身后的还有检票口、风雨棚、火车驶过的道岔。

  改革开放40年了,我在现代化的列车上享受着温馨的服务,脑海中却蓦然回想起昨天,那留给我许多美好记忆的昨天。

  首先变化了的是扬旗吧,那个高高个子、长长手臂的家伙,用它独特的语言告诉你火车能否通过。手臂斜下来,火车就可以通过,反之,则不能通过。后来,这个家伙被信号灯所取代。信号灯有红、黄、绿等多种颜色,具有不同的含义。

  入夜,车站、调车场盛开了五颜六色的灯花,铁路变成了充满活力和动感的大花园。

  昨天的火车头,那个黑乎乎的家伙,那个有着红色大钢轮的庞然大物,现在你很少能见到它了,它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但它在我的脑海中却印象深刻。暮色中的黑,展示威武,晨曦中的红,滚动热烈。炉门开了,那红红的炉火映照着师徒三人自豪的脸庞。汽笛响了,那威震八方的汽笛叫人热血沸腾,就连它的喘息声都显得那么有气势。现在,机车早已不用燃煤作动力了,铁路上开行了越来越多的动车组。那些白色的精灵在铁道线上风驰电掣,他们高速、安全、平稳、快捷,为人们的旅行提供了多样性的选择。今后的火车还会叫火车吗?别管它叫什么,我们只管享受它带给我们的速度和快乐吧。

  还有守车,那个很多年前就退出历史舞台的守车。那是自我记事时起就有的,几乎每列货物列车都必须连挂。它的责任是监督和确认,监督列车的运行状况、是否有货物脱落,确认列车是否整列到达。我对守车的记忆却是年轻时的通勤,冬天的炉火、跳动的火苗、炉火外的暗夜、守车内的孤独,只有一个火炉温暖着我。我的旅途就在火苗的跳动和列车的咣当声中度过。守车里没有电灯,只有炉火。为防止炉火熄灭,我们要不时添煤、清炉灰,把寒冷赶走,把满车的灰尘剩下。我们常常弄得手上脸上都是脏兮兮的灰尘。就这样,火车到站,我们仍是兴高采烈、满脸自豪地走下来,因为我们是铁路工人。

  火车的变化不仅仅是外观的变化,更体现在速度上。

  以前,从北京到天津乘火车要几个小时。今天,京津城际列车只需要不到30分钟就到了,从北京到天津,就像在一个城市乘坐公交车一样方便,这是多么大的变化呀!从北京到上海,“复兴号”中国标准动车组时速已经达到350公里,据说还能更快,北京到上海只需4个半小时。且不止北京到天津,北京到上海,还有广州到香港、广州到武汉、哈尔滨到大连,都有高速铁路建成通车。可以想见,几年后,四通八达的高速铁路网将更加完善。到那时,我们将彻底告别一票难求的局面,铁路将变成更多人出行的首选。

  再看看那些曾经光鲜过、辉煌过、为铁路做出过贡献的小站吧。如今,随着公路网的四通八达,交通方式越来越多样化,公路、航空、内河航运,人们的选择越来越多。许多小站被废弃了,许多小站变成了乘降所,而一些小站的名字只能永远留在过去的铁路示意图或者一些铁路人的记忆里了。火车依旧不知疲倦地奔跑,线路旁的野菊花不甘寂寞地开着,而我却有些伤感,因为我的一生都是与小站打交道的,那些小站上的设备、小站上的人、小站上的一草一木都和我紧密相连。眼前,车窗外闪过的小站仿佛就是我曾服务过的小站、令我魂牵梦绕的小站,那些小站上的人和事活泼泼地出现在我的面前。

  历史总要前进,火车总要向前奔跑。

  火车已经驶过昨天,今天,它在高速飞驰。它五彩缤纷、风驰电掣、精神抖擞地向着更加美好的明天飞奔。那些原本不曾见过火车的边远地区,今天也有高铁驶来了。火车将给那里人们的生活带来变化,给他们的人生带去更多的机遇。

  可我还是不肯忘记昨天,没有昨天就没有今天。昨天的汽笛是我记忆里的歌吟,昨天的小站是我生命中难以割舍的逗点。

  当然,我也为明天喝彩。我的明天,晚霞似火,流光溢彩。

  明天的铁道线上,将会有越来越多的高铁列车驶入我们的家乡,它行驶在昨天和今天之间,也必将行驶在今天和明天之间。